战“疫”日记|做新冠病毒检测的妈妈,回到家不敢给孩子一个拥抱
2020-02-14 浏览量:127

image.png

2月12日,这是省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马红霞博士本周在办公室留宿的第3天了,上周她也只回家住了一天,是工作需要,也是一位天天接触新冠肺炎病例标本的妈妈对女儿的一种保护。四岁的女儿最大的愿望就是妈妈能够陪她睡觉,给她讲故事。

下面这段文字马红霞博士的工作随笔,我们从中可以听到一位普通疾控人的心声:

这个春节对于所有的中国人来说都是一个极其难忘的节日,这场肺炎疫情牵动着所有中国人的心,自从国家第一版防控方案出来之后,中心就开始紧锣密鼓的制定河南省防控方案,采购应急物资,提前做好各项预案,宁可备而无用,不能用而无备。虽然有应急物资储备,内心却希望一直不要用到。

1月19日临近中午,黄学勇所长表情严肃的跟我说抓紧时间去吃午饭,午饭后有肺炎病例标本送来,需要马上检测。不用多说,经历了太多次应急工作的洗礼,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对于未知病原,对于一个呼吸道传染的致病原,对于一个国家方案要求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方可开展培养的新病原,我深知这意味着什么。和实验室的两个小伙子张白帆、李懿一起接受了检测任务,技术不是问题,我们个个都是技术骨干!但是,面对这样一个艰巨的任务,如果这例患者感染的真的就是据说和SARS同源性很高的冠状病毒的话,我首先想到的是如何保证实验人员的安全,保证这两位天天喊我“马姐”的小伙子的人身安全。不放过任何一个防护细节,连体防护服,N95口罩和护目镜,靴套,双层口罩……说不清是压力还是防护服的作用,脱下防护服时,我们每个人都满头大汗。

第一轮实验结果出来,已是夜幕降临,而检测结果刚好是需要再次复核确证的临界阳性。1月19日,全国除了湖北还没有其他省份报告新冠肺炎病毒感染病例的时候,在这个决定湖北疫情是否已扩散的关键时刻,领导都在等待实验结果。重新检测,这一次比上一次检测要更加小心谨慎,结果还是临界阳性。

新冠肺炎病毒扩散到了河南?按规定程序首例患者确诊必须由中国疾控中心进一步复核,许多工作需要同时开展,一边请教国家冠状病毒室相关问题,一边联系国家疾控了解送检程序,同时及时向领导汇报每一步进展,这一日,我回到家已经接近凌晨。后续经过国家复核,再次确认了我们省的检测结果,这就是河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首例确诊病例。从这一天开始,便拉开了河南省疾控人的战“疫”序幕,也是从这一天开始,我便开启了“无休”的工作模式。

新冠肺炎病例数字持续攀升,点开日历发现已经连续上班26天了,虽然元宵已过,却总有种错觉,春节还没过呢。作为河南省疾控中心的检测组成员,也是全省疾控系统实验室检测的技术指导,在没有检测任务的时候,也要负责完成各种数据的统计报告。全天24小时待命,手机24小时待机,全省18个地市的问题咨询随时解答。有一次凌晨手机振动,却没有把极度疲劳的我从睡梦中叫醒,同事赵嘉咏毫不犹豫承担了本该我来承担的检测任务,这让我很自责,手机铃声再也没有调成振动。

这个年,面对四岁多的女儿,我是心怀愧疚的,这个寒假我一天都没有陪过她。作为一位妈妈,一位做新冠病毒检测的妈妈,回到家都不敢给孩子一个拥抱。孩子问我,妈妈为什么你一直没有周末,我只能说:“孩子,妈妈要和病毒做斗争,好让你早日出门找你的小伙伴玩耍。”愿这一天早点到来!愿山河无恙,愿你我安康!

道固远,笃行可至;事虽巨,坚为必成。这句致敬病毒斗士侯云德院士的话,正是无数疾控人不畏艰险、甘于奉献的初心。战友们!疫情没有结束,战斗还在继续,同仇敌忾,战必胜矣!

郑报全媒体记者 李京儒 通讯员 刘占峰

编辑:李瑞蕊

0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