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战疫叫爱岗敬业】南阳路街道分镜头演绎“战疫大片”
2020-02-14 浏览量:823

image.png

镜头一:“公鸭嗓”与“钢铁人”

“她因睡眠严重不足,半边脸肿了一星期,头发大把的掉,现在嗓子也成了‘公鸭嗓’”。同事们说的“她”就是南阳路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街道疫情防控卫生防治部部长张红霞。为什么大美女会变成“公鸭嗓”、掉头发?副部长李学莉告诉记者,这是连轴转的后遗症!“为了摸清整个辖区的各类数据和情况,为了制作各类台账,我们好几个同志已经成单位的‘常住户’”了。我们街道的‘一办七部’最近的状况就是四个字‘席不暇暖’。”

还有更牛的还有“钢铁人”。半年前,一次意外,张超的左腿多处粉碎性骨折,出院修养了一段时间后接到了返岗的通知后就拖着残驱上岗。“现在腿里还有近20颗钢钉和2块钢板吧,值岗还好,就是入户走多了会疼,止疼药随身带着呗,总是有办法的。”在被问到腿伤与工作之间的矛盾的时候,91年出生的张超没事儿人一样作答。

image.png

镜头二:“狠心娘”和“狠心爹”

都说孩儿是娘身上掉下的肉,可南阳路街道晖达社区党委书记薛嫱却是个“狠心娘”!

薛嫱整天“泡”在社区,她爱人是一名党员医生。自疫情爆发以来,夫妻二人都上了“前线”,两个女儿没人照看。薛嫱说,有法:让10岁的女儿照顾2岁的小女儿,泡面、西红柿炒鸡蛋她会,这就可以照顾妹妹了。毕竟担心两个孩子在家有啥闪失啊,夫妻俩就专门放了一部手机在家,一切指挥就依靠“远程教育”。“你看妈妈要处理很多的事情,你乖乖地待在家,听姐姐的话,注意不要烫着、磕着。”薛嫱利用视频电话,一遍遍的叮嘱孩子。

除了“狠心娘”,还有“狠心爹”。福园社区党委书记岳成军就是这么个主儿。他和爱人也是社区“夫妻档”,天天“粘”到社区,8岁的女儿就没人管了。后方不稳,前方分心。怎么办?岳成军就跟妻子商量把8岁的孩子锁在家里,但又怕饿着,两口谋划着,每天天不亮就起来把当天的饭做好,给孩子留着。怕孩子在家孤单,就买了一堆玩具和书籍;担心孩子的安全,就给孩子配了个电话手表,趁着不忙的时候赶紧看看孩子在家干嘛。

image.png

镜头三:“配齐一哥” 后勤部长

任宏伟是南阳路街道办事处党政办主任,可战疫一响,他又平添一新“头衔”:“配齐一哥”,大家都说他是合格的“后勤部长”。“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全街道抗击病毒,离不强有力的后援。于是,这个缠人又缠手的活儿就落到任宏伟头上了。 

为给前方的同事配好防护装备,任宏伟从年三十开始托关系、找熟人打听哪里能买到口罩、酒精等物品。大年初一下午,听说400公里外的一家生产企业有库存,任宏伟二话不说就开着自己的车赶往厂家,在与厂商软磨硬泡几个小时之后终于采购到5万个口罩,任务完成驱车返回,到家已是凌晨3点。

因为过年和疫情的突然爆发,很多物品都比较难买,但任宏伟点子多、能量大,他先后为“前方部队”配齐了口罩、酒精、84消毒液、帐篷、额温枪等数十种物品,足够开一家超市啦。

而任宏伟还有一个“头衔”:“准爸爸”。只可惜,他这个“准爸爸”很不称职:她媳妇都怀孕快九个月了,他都顾不上陪伴产检。“媳妇啊,真对不起!等疫情过后,我加倍偿还,家务全包!”在单位是“能人”,在家里却仿佛是“罪人”,任宏伟只有真诚道歉。

郑报全媒体记者 党贺喜 通讯员 林苏茜 文/图

编辑:李瑞蕊

0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