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文学海外翻译的“无为而为”
2019-08-31 浏览量:12148

作者 孙宜学 摆贵勤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中外文化交流之谜,中国早就解了。

水土不服是文化交流的痼疾,中国当代文学的“一带一路”长征路上最大的障碍也是要克服这种文化交流的惯性,从而使使橘到淮北亦为橘,枳到淮南亦为枳,实现中国文化与所在国文化同沐雨露,和融共生。

“为之于未有”。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当代文学海外传播一直在逆浪前行,但透过“面子”看“里子”,总体来说,中国文学仍然是我们主动“送出去”的多,卖出去的少。而“送出去”的方式则主要是“粗放生产型”、“资源消耗型”,即由政府和相关机构主导,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组织策划翻译出去的,而所选择的作品更多是基于推动者的主观愿望,甚至是一厢情愿,没能或较少兼顾目的语读者的审美习惯和接受语境,导致出现雷声大雨点小的传播效果,造成投入与产出比的差强人意。

近10年来,尤其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推动了中国当代文学“走出去”从星星之火渐呈燎原之势,构建了从政府到民间、从作者到译者、从译者到读者、从国内到国外、从主观到客观的良性“产—出”体系,形成了“刚介有为”的中国当代文学“走出去”助力系统,成效显著。

历史和事实证明,翻译是中国文学走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主要媒介和载体,是推动中华文化润濡世界的坚实路基,是加速中外文化交流的助推器,是保证中国文学文化国际传播质地的“压舱石”。正是因此,中国政府和相关机构非常重视翻译在中国文学走出去中的积极有为,通过“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丝路书香工程重点翻译资助项目”“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项目”等国家“走出去”出版扶持基金,兼及政府、作协和中外高校合作推出的“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中国当代文学百部精品对外译介工程”“中国文学海外传播工程”等措施,并且推动实现了作者、译者、编辑、代理人、出版商、读者、学者等多向影响因子互动关系的动态“有为”机制,加快助推了中国当代文学海外传播的进程。

译者的“有为”是当前中国当代文学海外传播的动力源。中国当代文学文本意义的解读是开放性的,即以人释文,因人释义,因此,充分发挥海外翻译家的主观能动性,尤其是促使富有经验的翻译家的主动有为,常常可以避免很多翻译过程中的主观误读,保证中国当代文学外译具有较高质量。为此,我们应主动推进中国作家和译者建立稳定、坚固的文学翻译合作关系,形成以译者为中心的“翻译共同体”、共创合作翻译核心品牌以保障文学翻译更具靶向性,与中国当代文学的跨文化传播力形成长效、高效的互动。如美国翻译家柏艾格英译于坚的诗,美国女翻译家凌静怡英译翟永明、吉狄马加、海子、王寅的译作,刘宇昆英译刘慈欣的《三体》,米欧敏英译麦家的《解密》,都因此保证了高质量,并蜚声海外。

然而,翻译的“有为”只是实现中国当代文学走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路径,而绝非终极目标。从翻译的效能而言,翻译虽能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不同民族文化差异导致的冲突、碰撞和误解,但翻译行为过程也是文化信息流失与变形的过程,不同民族的经验和智慧不可能通过翻译实现精准沟通,通过翻译实现世界各民族文化交流只是想象性图景,不可能相互完全认同。所以,要真正实现文化理解,最理想的方式是通过语言互通实现无语言障碍阅读,即通过学习语言直接阅读源语文本,无需翻译。就如刘宇昆所说:“一名译者或许能为新的受众重建故事的语言表现力,但表现力所处的文化环境,译者是无能为力的。” 中国当代文学翻译的最终目标是促使海外译者能直接阅读原作,而海外读者只有掌握了汉语、了解中华文化,才能体会原作语义的隽永、张力的妙处,进而发自内心认同中国价值观。

翻译从“有为”到这种“无为”的过程包括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好的翻译是基础。无论是译出语译者、亦或译入语译者,只要翻译的作品能够代表中国当代文学水准,传承中华优秀文化,反映时代风貌,承载对人类精神的深层关怀,满足多元阅读需求,能为译入语读者喜爱并接受,能激发海外读者学习汉语和认知中国的热情,能为当代文学海外传播营造良好的生存环境,就是好的翻译。

第二阶段,吸引读者是前提。好的翻译能使读者通过阅读中国当代文学作品译本,产生了解和认识中国的愿望,进而主动学习汉语、了解中华文化。

第三阶段,翻译“无为”。海外读者通过学习汉语,进而能够直接阅读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事实上,随着世界各国对本国语言国际推广的重视,翻译作为文化交流媒介的重要性已经开始出现下降的趋势,如美国现在每年出版的翻译文学作品大约只占到其年度出版图书总量的3%,这一比例且已持续多年,翻译文学在图书市场的式微从侧面佐证了世界各国文学国际化的最终目标实际上都是逐步淡化翻译的功能,最终实现翻译“无为”。这是文化国际交流的最高境界,也是翻译的最高境界。

无为而为,乃是大为;无为而治,才是大治。无译而通,文学的毛细血管才能经络通畅,互通无碍,世界文学的时代才能真正到来。

作者简介

孙宜学: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外国语学院博士生导师。

摆贵勤:新疆农业大学副教授,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博士生,主要从事翻译研究、“一带一路”与中国文学走出去研究。

编辑:宋建巧

0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